4人巨蜥强迫猩猩卖淫人类的变态没有下限

发布日期:2022-08-04 02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4月13日的《今日印度》网站报道,有4名印度男子闯入马哈拉施特拉邦的萨赫达里老虎保护区,了一只孟加拉巨蜥,随后被警方逮捕。

  刚开始,警方本来只是抓捕了其中一名男子,罪名是偷猎,但是在检查他的手机时,发现了猛料——该偷猎者手机里有一段4人强奸巨蜥的视频。

  兽奸,即人与兽的性交,在印度属于犯罪行为。如果罪名成立,他们或将被判7年。

  一名55岁的印度男子,在该国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一个火车站旁,强奸了一头被火车撞倒受伤的4岁母牛。

  三观狠狠被刷的目击者称,这老家伙竟然还使用椰子油作为润滑剂,被发现后试图逃跑,无奈被人扣押。

  众所周知,牛在印度的地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在全民笃信宗教的国度,有人对他们的“神牛”干出这种事,想不轰动都不行。

  在印尼的婆罗洲有一个叫Kareng Pangi的小村庄,村子附近是一大片棕榈树种植园,村里的青壮年平时就到种植园打工赚钱,大多数人还是安守本分的,但有一小部分人动了歪脑筋,打起了红毛猩猩的主意。

  红毛猩猩目前只生活于印尼,据估计,100年前印尼有31.5万只野生红毛猩猩,但今日婆罗州只剩下不到5.4万只,苏门答腊岛只有6000只左右。

  因为要种植棕榈树,大片的原始森林被砍伐,那些森林本来是红毛猩猩的家园,被人类一赶,它们不得不四处逃窜。

  小红毛猩猩长得那么cute,换作是一般人,恨不得当主子一样供着。但是Pony的「铲屎官」不是善男信女,她打算利用Pony狠狠赚一把。

  这个邪恶的女人是怎么想出利用红毛猩猩来卖淫的idea,现在已经不得而知,但是,有供必有求。

  它一身浓密的红毛被剃得光溜溜,主人还时不时给它化个大浓妆,穿上漂亮的衣服。

  起初是一些在附近种植园干活的男人,到这里来寻求刺激,后来,Pony的名气暗地里传开了。

  不少猎奇的游客来到Kareng Pangi村,除了体验风土人情,找Pony寻欢便是目的之一。

  红毛猩猩非常温驯,是对人类极其友好的灵长类动物。一般情况下,年幼的红毛猩猩要待在母亲身边生活7年,学会基本的生存技能之后,才会离开母亲。

  但是Pony还在幼年的时候,就被人类抓走了,根本来不及学习如何觅食,如何躲避敌人,如何反抗……

  可悲的是,Pony既听话又聪明。人类教给它的那些技巧,它都学会了,对体型比它大一倍的男性服服贴贴,从不抵抗。

  每回听到女主人与嫖客在门外讨价还价,它就像条件反射一般,转过身去,撅起屁股等待被蹂躏。

  主人用铁链把它锁在房间的墙角,身下是一块破毯子;为了吸引更多的客户,主人隔天就给它剃一次毛,时不时化妆打扮。

  印尼属于热带雨林气候,常年蚊虫肆虐,因为没有毛发的保护,Pony身上被叮咬得满是脓包。

  加里曼丹中央保护和自然资源管理局(BKSDA)决定解救Pony,但是解救工作并不顺利。

  都说“穷山恶水出刁民”,那个奴役Pony的女人,把它当成摇钱树,而Kareng Pangi村的村民,也把Pony看成吸引游客的吉祥物,怎么可能轻易放手?

  整个解救过程用了1年多时间,每次森林警察和管理局工作人员来到村子,想与村民交涉的时候,都会被村民阻挠和袭击,村民甚至用和浸过毒液的刀子来威胁工作人员。

  最后,他们不得不出动35名警员,手持AK-47突击步枪来到村子,才把蛮横的村民震住,救出了Pony。

  很遗憾,由于当地法律在拘禁、强迫红毛猩猩卖淫方面存在空白,那些村民并没有受到相关处罚。

  至于脱离牢笼的Pony,由于离开自然界太久,在人类社会有过太多悲惨的记忆,短时间内是无法返回自然的。事实上,被解救后过了3年,它退化掉的爬树技能都没完全恢复。

  如今,Pony已经20多岁了,虽然学会了猩猩的全部技能,却依然无法独立生活,工作人员曾两次尝试将它放归自然,都以失败告终。

  2014年,津巴布韦一名19岁的青年男子偷了邻居家的驴,与之性交,不料被驴主人当场抓获,最终他被警方逮捕。

  男子称,自己“很想发泄性欲,但是又没有女朋友,只好和驴性交,因为强奸女性是重罪,驴的线年,美国肯尼亚一男子因强奸黑山羊被告上法庭。

  据一份出自当地兽医的报告,该黑山羊阴部出血,这进一步证明了该男子确有兽奸行为。承认犯罪事实后,该男子因兽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。

  2003年,一名泰国男子跟朋友喝醉酒后兽性大发,但是一时找不到发泄的对象。他在路边看见一条棕色母狗,便“性趣”盎然。

  他把母狗拖到草丛中准备行苟且之事,不料母狗受惊反抗,对其猛烈攻击,致其脸部、手臂多处被咬伤。

  某些人的动物宠爱癖与兽奸有密切关系,这种人对某种动物有不正常的喜爱癖好。很多国家都规定了兽奸的相关犯罪,但在中国尚未有相关的法律规定。

  也许,在很多人看来,这只是道德问题,是个人私生活问题,还没有上升到法律来调整的必要。

  人类自诩「万物之灵」,可是善意、信念和尊严这些高尚的节操,总在不经意间碎落一地。